實例 企業注銷后仍要承擔虛開發票責任

  甘肅省天水市稅務機關在涉案企業注銷、主要嫌疑人走逃、賬簿資料滅失的情況下,克服重重困難,從征管數據中尋找線索,稅警協作,循跡追蹤,近期成功破獲一起注銷企業虛開增值... 

  甘肅省天水市稅務機關在涉案企業注銷、主要嫌疑人走逃、賬簿資料滅失的情況下,克服重重困難,從征管數據中尋找線索,稅警協作,循跡追蹤,近期成功破獲一起注銷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挽回稅款損失761萬元。目前,涉案團伙主謀李某已落網,段某、從某、朱某等4名涉案犯罪嫌疑人被公安機關網上追逃。

  疑票協查,開票企業已注銷

  近期,天水市稅務機關先后接到兩份來自蘭州市稅務機關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協查函,請求查證A毛皮公司和B絨毛制品公司開具給蘭州兩戶企業的248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業務真偽,涉及金額2774.76萬元,稅額471.71萬元。該局高度重視,立即組織力量進行核查。

  通過查詢金稅三期系統,檢查人員發現,A毛皮公司和B絨毛制品公司均已辦理了稅務登記注銷手續。登記信息顯示兩戶企業法定代表人、辦稅人員均來自安徽省T縣,曾分別于1年多以前在甘肅省張家川縣稅務機關辦理稅務登記并取得增值稅一般納稅人資格,但企業存續期均不到1年時間。

  企業納稅申報和發票開具信息顯示,A毛皮公司存續期共收購牦牛毛、牛毛225.73噸,申報抵扣增值稅進項稅額367.08萬元,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240份,金額合計2297.75萬元,銷項稅額390.62萬元,共繳納增值稅23.22萬元;B絨毛制品公司存續期共收購羊毛、牛毛198.28噸,申報抵扣增值稅進項稅347.86萬元,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218份,金額合計2176.53萬元,稅額370.01元,共繳納增值稅22.15萬元。

  這究竟是怎樣的兩戶企業呢?檢查人員決定馬上到企業注冊登記地天水市張家川縣進行實地查看。在當地征管部門的配合下,檢查人員找到企業廠房所在地,但3間廠房內已空無一人,現場未發現任何相關生產工具,也沒有任何生產和貨物倉儲跡象。

  檢查人員詢問廠房產權方得知,當時租用場地的是一位自稱李某的安徽籍人員,已失去聯系。檢查人員輾轉找到兩戶企業當時雇用的會計人員周某了解情況。周某稱,兩戶涉案企業的實際控制人為安徽省T縣人員李某和朱某,公司的賬簿、發票等資料均控制在李某手中,他只是負責兼職記賬,手中沒有任何企業相關資料。

  實地調查和企業納稅申報信息、購銷業務數據信息顯示,A毛皮公司和B絨毛制品公司兩戶企業在設立和注銷時間上存在一定的承繼關系,企業經營領域和特點相似,購進貨物主要是牛毛、羊毛類農產品,企業存續期間,對外大量頂額開具發票,品目均為"羊絨紗線"等皮毛制品,但企業卻沒有任何生產、倉儲跡象。綜合各方已獲線索和情況,檢查人員分析認為,A毛皮公司和B絨毛制品公司兩戶企業,經營情況十分可疑,具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嫌疑,并且人員有流竄作案、團伙作案特征,決定立即對兩戶企業立案實施調查。

  上游追蹤,農戶調查無收獲

  檢查人員從企業廠房產權方、企業曾雇用的會計人員,以及企業主管稅務分局了解到,企業主要負責人李某、財務負責人朱某、辦稅人員段某在企業注銷后再也沒有現身過。檢查人員撥打登記信息中幾名人員留存的電話,已全部停機。在多方查找無果的情況下,稽查部門啟動稅警聯絡機制,將掌握的涉案人員相關信息提供給了公安機關,請其協助查找。

  公安機關經過核查發現,涉案重要人員李某不久前因在云南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違法,已被云南警方抓捕。

  為取得兩戶企業虛開的實證,經過綜合研判,檢查人員決定首先從收購發票入手,核查企業收購業務真實性,并將案情向省局作專題匯報。

  省、市稅務機關經過聯動核查,很快取得了兩戶涉案企業開具農產品收購發票的明細信息。在公安機關協助下,檢查人員根據兩戶涉案企業開出的收購發票上記載的出售農產品人員信息,找到了12名售貨農戶中的7戶,并對其進行了調查詢問。

  詢問過程中,7名農戶面對檢查人員的詢問,顯得有些漫不經心,稱之前不定期地向涉案企業銷售過皮毛,但當檢查人員繼續問及銷售貨物的時間、數量、價格等細節時,7名農戶均閃爍其詞,答非所問。

  檢查人員判斷,這些農戶可能存在擔心承擔法律責任或與涉案企業有利益關系而刻意隱瞞實情的情況。檢查人員隨即向農戶開展了稅法宣傳和說服工作,但7名農戶仍然堅稱,自己反映的是真實情況。

  稅警協作,聯合辦案破僵局

  檢查人員決定轉換辦案方向,對企業資金流實施核查,發現兩戶企業都存在資金快進快出、賬戶無結余的特點。

  檢查人員發現,在收到下游企業的貨款后,企業會第一時間將款項轉給12名農戶,進一步追蹤農戶個人賬戶發現,這些賬戶會將收到的錢款于當日或次日分批轉到安徽T縣人員段某、從某、李某和朱某等人的個人賬戶中,而段某和從某正是兩戶涉案企業的法定代表人,李某、朱某是企業的實際控制人。

  依據資金流調查結果,檢查人員確認,涉案企業與相關農戶之間并無真實收購業務,為掩蓋虛假購銷行為,人為配套偽造了資金支付記錄。因案件已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為進一步提高查辦效率,檢查人員向公安機關通報了案情,稅警雙方組成聯合專案組,聯合對12名農戶開展調查詢問。

  在公安機關的威懾下,面對資金流向證據,12名農戶承認均未向涉案企業銷售過羊毛等農產品。這些農戶表示,自己的銀行賬戶,是段某以發工資為名冒用他們的身份信息開設,銀行卡均掌握在涉案企業手中,資金進出情況他們完全不知情。第一次接受調查時聲稱向企業銷售過皮毛制品的農戶表示,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曾經拿過企業"好處",心里害怕,所以說了謊。

  調查顯示,兩戶涉案企業以收購羊毛等農副產品加工皮毛制品為幌子,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通過虛開農產品收購發票,虛構采購業務,繼而涉嫌向下游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以非法牟利。

  申報資料及企業開票信息顯示,兩戶企業在存續期間,以"羊絨紗線"等產品名義,共向山東省青島市、河南省許昌市的4戶下游企業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180份,金額合計1699.53萬元,稅額288.93萬元,向蘭州市兩戶下游企業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278份,金額合計2774.76萬元,稅額760.63萬元。

  輾轉千里,下游追查鑿實罪證

  案情明朗后,綜合貨物流、資金流證據,天水市稅務機關以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正式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為確認犯罪事實,進一步鑿實罪證,稅警聯合專案組千里追蹤,先后輾轉蘭州、青島、許昌等地,對6家下游受票企業實施調查,取得了涉案兩家企業與下游企業無貨虛開的翔實證據。

  經查,安徽省T縣人員李某、段某、從某、朱某等人,通過注冊設立皮毛加工企業,租用廠房作為違法窩點,冒用張家川縣周邊農戶身份信息,虛開農產品收購發票642份,虛構收購牛毛39噸、羊毛385噸業務,虛抵增值稅進項稅額714.94萬元,并且在無實際業務的情況下,向蘭州、青島、許昌等地的6戶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58份,涉及金額4474.29萬元,稅額760.63萬元。

  專案組向兩戶涉案企業下游6戶受票企業主管稅務機關發出已證實虛開協查函。青島、許昌等地稽查部門經查確認4戶企業接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行為,已做補稅處理;蘭州稽查部門檢查認定兩戶企業接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涉嫌用于騙取出口退稅,已轉出抵扣的增值稅進項稅并立案調查。稅務機關通過后續追查,共挽回國家稅款損失761萬元。目前,公安機關對段某、從某、朱某等4名涉案人員已發起網上追逃。

  總結

  納稅人企業往往認為企業注銷后就完事大吉,不用再負責任。但事實并非如此,企業注銷后,如果發現重大稅務問題,企業負責人仍然要承擔稅務責任。因此,企業在經營期一定要規范經營,千萬不可違反稅收法律法規,即使采用"注銷"的方式逃離,也會在東窗事發后承擔責任。

企行公司主營業務:公司變更、公司注冊、代理記賬、涉稅處理、公司轉讓、公司注銷、公司戶車牌轉讓,投資/資產/基金類公司轉讓,免費咨詢電話:400-965-9658

国产无遮挡又黄又爽不要VIP--免费无遮挡无码视频在线观看